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九)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九) ——美国的左右之争和川普执政 http://www.epochtimes.com/gb/18/1/28/n10094889.htm 【大纪元2018年01月30日讯】记者馨恬:章天亮教授在之前的专访系列中提到,美国社会在几十年的往左倾之后,2016年川普当选总统,使得传统的“保守派”理念重新抬头。而川普自己也说,他的执政目标就是让美国再次伟大。那么川普的这种传统“保守理念”和美国的建国理念以及能够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之间有什么关系吗?下面我们来谈一谈川普总统,我们知道一年多来,左派的主流媒体对他的报导大多数都是很负面的,总体来说就是这个人有太多缺点了,没有总统的样子,章天亮教授您怎么看? 章天亮:川普个人的人品怎么样我不评价,但是我觉得他是一个有勇气的人。一个人能够讲出自己心里想什么,这种事儿很难见到了,现在的政治家都是说一些听起来冠冕堂皇的话,他到底咋想的你也不知道,他甚至说一套做一套。川普说,“我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这一点我觉得真的是一个很可贵的品质。同时我觉得有一点,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就是在公共事务上,当他讲出一些符合美国“传统理念”的话的时候,不光是“左派”反对他,包括共和党有很多人也反对他,因为整个社会的价值观都在民主党的带动下向左,政治光谱都在向左偏。倒退五六十年以前的民主党,他们都比现在的共和党更加保守的。 所以川普不光是在跟民主党作战,在共和党内他也在作战。但是川普有一点,我觉得他这个人真的是很有勇气、很勇敢。那就是,我认为这样是对的,我就这么说,你们媒体不报嘛,一部分媒体整天骂我,我通过推特,我跟美国人民直接沟通,我就要讲我的话,而他这个东西我觉得非常有效,当他不断地讲他要讲的话的时候,美国人就会发现,那个媒体就是在报导他们的意见,他们不是媒体,他们是左派的传声筒。而且他们表面上客观公正,实际上他们就是支持民主党的东西,就是反对川普的东西,他们甚至连一些基本的事实都不报。当美国人也看清楚了“左派”已经对媒体渗透到这种程度的时候,对媒体的信任度就降低了,从来都没有降低到不到40%的时候,大概现在有40%,没有多少人还在相信媒体。 我讲的问题是什么?就是当年“左派”极力地渗透我刚才说的三个领域,媒体、教育、艺术。实际上当川普讲出这些媒体的本来面目的时候,已经在打破“左派”想通过媒体给人洗脑的那个计划了,要不然那媒体为什么现在疯了一样都恨他,很多媒体特别恨他,就是这个原因。 所以刚才你问我怎么看川普这个人,我觉得一个人他能够有勇气讲出自己心里想什么,这个本身我觉得我就很信赖他。 馨恬:川普总统执政已经一年了,您怎么看他的政绩? 章天亮:在经济外交政策上,他都在全面地恢复美国“国父们”在建立国家的时候的理念,减税,他对企业松绑,减少对联合国这种官僚机构的投资,包括扩张美国的军队,包括对朝鲜强硬的态度,对伊朗等等很多的事情,我觉得他做的事情都是,我可以这样讲,今天如果美国总统是乔治‧华盛顿或者托马斯‧杰弗森、约翰‧亚当斯,我相信他们也会做跟川普同样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就从这个角度来看,我觉得川普在过去一年来说,成绩是非常亮眼的。 我觉得他讲的很多东西,可能很多人现在还不能够完全理解,但是我想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越来越多的人理解他。 馨恬:为什么你认为川普执政的理念跟美国的“立国先父们”类似呢? 章天亮:我觉得川普所讲的是美国最原来的这个“国父们”建立政府、建立这个国家的时候他们的理念。我们知道独立宣言的主要的起草人是托马斯‧杰弗森和约翰‧亚当斯,这是给美国奠基最基本价值观的人。约翰‧亚当斯讲了一句话,他说我们美国宪法是为什么人设立的呢?是为那些有道德的同时信神的人。他说如果人不再信神、不再有道德底线,我们的宪法是不够用的。 所以当时美国的“国父们”已经知道,美国这个社会如果人不再是有道德的人、不再信神的话,他们所设计的这套制度是不能够持久的。而川普在说“我们不去崇拜政府,我们崇拜的是神”,他已经回到了美国国父们在奠基这个国家的时候的一个理念,这就是为什么我讲他是“保守主义”,他保守什么东西?他保守的就是美国“国父们”在奠基这个国家的时候的那些理念,而那些理念,我们说它是美国的“立国之本”,真的是毫不夸张,没有这个东西,就像一棵树被挖掉了根一样。如果只是在人的技术层面去讲,那你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没有道理,但是它已经背离了立国的根本,而美国的立国根本它是跟神建立联系的。这就是为什么川普上台时,我觉得对美国来说,我真的是当时脑子里边就三个词,叫God Bless America(神保佑美国),真的是神在保佑美国。 当时跟川普竞争的那个希拉里‧克林顿,是非常典型的一个“左派”,当时她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她写大学论文研究的就是“极左派”,或者说她保持的是共产党的那套理念。 希拉里很崇拜的一个人叫阿林斯基(Saul Alinsky)。他写了一本书,他把这本书献给了路西法(Lucifer)。Lucifer就是《圣经》里面讲的撒旦、反抗上帝的一个人。阿林斯基当时在接受《花花公子》(Playboy)采访的时候,《花花公子》的记者就问阿林斯基,如果有来生,你觉得你的下一站会在哪里?他说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去地狱的。问他为什么,他说因为地狱就是我的天堂。他说我在人世间,我主要和那些一无所有的人混在一起,他说人世间一无所有的人,就是没有面包的人,而地狱中那个一无所有的人,指的是没有道德的人,他说这批人是属于我的。我要跟这些最没道德的人在一起。 当时阿林斯基(Saul Alinsky)是希拉里‧克林顿心目中的英雄,当时希拉里还没有嫁给比尔‧克林顿。阿林斯基一整套的“左派”做法,其中包括比如说,他说如果控制了医保,就是控制了人的生活,和现在奥巴马医保的概念是一样的。他说要制造经济危机,然后政府就可以有理由再进一步地加税,加税之后就会造成进一步的贫困,然后就可以进一步地加税,最后政府控制经济命脉的时候,你也就控制了社会,最后把政府变成一个集权政府,变成一个社会主义或者是共产党政府。 当时希拉里‧克林顿为阿林斯基工作了一段时间,阿林斯基当时是希望在体制之外搞革命的,但是希拉里她说不,我要进到体制内去,从内部改变体制。她要从体制内去走,一步一步地实现阿林斯基当时所制定的这些左派的政策,或者共产党这一套的政策。这个东西其实在主流媒体上,就是保守主义媒体上是有讨论的,这些事情毕竟是事实,还是给揭示出来了。 你可以看到希拉里深受这种“左派”的影响,她要到体制内去改变这个体制。 在上个世纪30年代以前,意大利共产党有一个叫葛兰西的人,他是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的书记,他当时就提出“体制内的长征”,包括英国的“费边社”,包括德国的“法兰克福学派”等等,他们都提出一些很具体的怎么样在体制之内改变这个社会。那么希拉里‧克林顿,包括比如说她所谓支持“LGBT”的权益、支持“女权主义”、支持环保,她的很多很多的那个观点其实都是那个共产党操作手册里边的东西。 所以2016年美国大选时我在想,就在奥巴马这八年,美国已经被一个表面上声称自己不是社会主义但实际上是在实行社会主义那套政策的这样一个政府变得非常的“左倾”了。我当时想,如果再有八年,美国真的就完蛋了。特别是总统他会提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那就不是影响到四年八年的政策,而是几十年。 所以当时川普上台之后,我觉得这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很幸运的事情,不管他的个人品德怎么样,在大的方向上,就他所讲的东西,“我们相信神”,就包括提倡传统的家庭理念、传统的教育等等,我觉得都是在向“国父们”在建立这个国家的时候的那个理念回归。#(待续)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us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us/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点击 (79) 次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八)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八) ——怎么看待美国的一些社会现象 http://www.epochtimes.com/gb/18/1/28/n10094857.htm 【大纪元2018年01月29日讯】记者馨恬:章教授,我们再来看看美国西海岸,尤其是旧金山,越来越多的街头无家可归的现象。“自由派”就认为给他们照顾是应该的,警察也不太管了,因为这就是一种包容,能够包容这些穷人、无家可归的人,您怎么看呢? 章天亮:一个人在世界上应该是自食其力的,《圣经》中有一句话,你看天上的飞鸟也不种也不收,也不知道往谷仓里边去积攒粮食,天父尚且养活它,何况你们是人,不知道比那个飞鸟要贵重多少倍。我想说什么意思?就是神把一个人造在世间,一定会有这个人该做的事情,一定会有他该有的社会位置。中国人过去有句话叫“地不长无根之草,天不生无禄之人”,就是地上不会长出没有根的草,天上不会说派一个人下来让他没饭吃,就是天不生无禄之人,就是一定有你自己要做的工作、能养活自己的方法。 纽约市以前有一个市长叫朱力安尼,他就提出来,你不是无家可归吗?你不是想吃社会福利吗?到我这儿来,我把福利机构变成一个工作介绍所。我不能无缘无故给你钱,我给你介绍工作。你把你的工作做好之后,你从工作中会得到你的工资、你的报酬。这个其实让人有尊严感。就是我的钱不是乞讨来的,不是别人恩赐给我,是我自己赚来的。那么同时,人如果能够自食其力,他就会知道他有一种社会责任感。有责任感的人,他的责任感不光体现在工作上,它可能体现在家庭上、体现在人际关系上,这个社会就会越来越好。 而无家可归的人,很多人是反正我就吃福利、我就去领免费的饭、我就去住免费的房子,实际上他们成为了社会的负担。第一他们自己没有安全感、没有尊严感;第二他们吃的是谁的东西?吃的是那些努力工作的人他们所缴纳的税,如果无家可归的人越来越多,那些努力工作的人,他们的负担会越来越重,最后他觉得我为什么要养活你们这些人?我为什么要这么努力工作?为什么我不跟大家一块去吃福利算了?所以,这个其实也是社会败坏的一个现象,这就是为什么那个希拉里‧克林顿心目中的英雄阿林斯基(Saul Alinsky),就说要把社会变成共产党政府,怎么办呢?加税,然后制造经济危机,当越来越多的人依赖这个福利制度的时候,就可以进一步加税,进一步加税会制造更多的贫困人口,最后让这个社会的经济不堪重负。而你会发现,共产党每一次全球扩张的时候,几乎都跟这种经济危机是有关系的,就像上世纪20年代到30年代的大萧条,共产主义开始在全球扩张,所以我们不能看一个人的一时一世,这个人如果是无家可归的话,我觉得首先其实我们有责任要告诉他们,成为一个对自己负责任的人,要能够成为一个自食其力的人。 馨恬:您怎么看“环保运动”?保护环境听起来很好啊,那为什么说它也是左派渐进的一部分呢? 章天亮:我不觉得环境保护本身是问题,如果人不保护环境,将来人也确实是没办法在这个世间生存,人对大自然无度的索取,这种过度的破坏对将来的人、子孙后代也没有好处。但是实际上,左派他们是利用了环境保护给大的企业增加负担,简单地说,比如说一个企业为了所谓的环保,它投入了大量的资金,造成这个企业利润下降,利润下降之后就只能少雇人了,因为他没有那么多钱养活人,少雇一些人,然后就业会因此而降低,因此降低社会经济发展速度等等,它是一环扣一环,连带的关系。我想说的是,我反对的不是环境保护,而是反对共产党在利用这种环境保护为名,加大一些过度的没有必要的保护,增加企业负担,就是增加社会运作的成本。 共产党它其实很多时候破坏经济,就是想方设法地增加社会成本。人是没有道德的人,这个社会运作成本就高。社会运作成本越高,到了大家都不堪重负的时候,就会发生经济危机,就像刚才讲的经济危机时期就是共产党加税,然后进一步控制社会的时期。所以我说的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说反对环境保护,而是反对共产党过分地利用这种环境保护。 馨恬:下面我们来谈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就是“同性恋”。有人会认为“同性恋”这是他个人的问题、个人的选择,那是他的自由,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包容他呢?您怎么看? 章天亮:“左派”他们有一个很奇怪的方式,就是他改变一些词的定义,比如说容忍。什么叫容忍呢?比如说我们俩之间发生矛盾了,你对我不公平、对我不够好,然后我容忍了,所谓的容忍是自己吃苦,保持这种耐心,保持这种信心,保持对人的爱,保持对神的忠贞,这个东西是它本来的意思,但是左派把它变成容忍别人干坏事,不要说话,这个不叫容忍,这叫没有原则。 这个没有原则,在中国儒家中,孔子管这种人叫做“乡愿”,所谓“乡愿”就是做老好人,做好好先生,谁做啥,看到不好的事都不吱声,这种东西它不叫容忍,过去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君子爱人以德”,就是如果你真正爱一个人,你应该告诉他道德是什么样的。你告诉他什么是对的,然后让他做一个好人,帮助他完善他的道德。“小人爱人以姑息”,小人就纵容别人干坏事。而西方现在“左派”所宣扬的“容忍”就是“小人爱人以姑息”。当一个人干坏事的时候,我指出你的错误不是为了恨你,而是希望你不要背离神。因为你现在痛快一时,如果你做了神不喜欢的事情,将来可能要到地狱里边去的,那种痛苦,那是人不可想像的痛苦,所以不是说我不能够包容你这个人,我是告诉你,你这个行为是错的,我没有恨你。我是讲你的行为是不对的,然后希望你做得更好,能够得到神的喜悦,最后能够到天堂去,能够得到永远的幸福,人世间你再幸福,也就是10年、20年、50年、100年,它不是永远的幸福。#(待续)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us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us/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点击 (78) 次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七)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七) ——传统与现代——美国价值之争 http://www.epochtimes.com/gb/18/1/27/n10093140.htm 【大纪元2018年01月28日讯】记者馨恬:章天亮教授去年年底的时候来到湾区演讲,并接受了我们的专访。他从人类文明的兴衰谈到中华文化为什么能绵延不断,再谈到当今世界尤其是美国社会的现状,为什么好像是突然出现了这么激烈的政治理念之争,或者说是“左右”之争。 在前面的节目中,章天亮教授谈到一个观点,就是共产主义从上个世纪开始就已经渗透到西方国家乃至全球,包括美国这个时间最长的民主国家在内,而且已经表现在当今美国社会的方方面面了。其实有不少传统保守派人士和政治社会观察家也有类似的观点,他们认为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正在以渐进和渗透的方式或者说是Progressive影响着美国的政治和社会,使很多美国人的思潮往左倾! 去年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发生的推倒罗伯特‧李将军雕像之争,引发了全国各地推倒或者是搬走历史雕像的风潮的时候,很多来自中国大陆的移民都非常吃惊,说没有想到美国也出现“文化大革命”了,不过在美国社会上一些已经存在已久的现象,可能一般人都觉得习以为常了,甚至觉得是好事,在章天亮教授看来,却是共产主义思想渐进渗透Progressive的表现,我们就来谈谈其中的一些例子。 章教授,提到女权运动,一般人会认为女权运动是社会进步的表现,那您为什么认为女权运动也是被共产主义渗透的? 章天亮:实际上在过去传统的家庭中,男人和女人之间不像是女权运动者所宣传的那样,说一个男人怎么去欺负女人、压迫女人,不是这样的,过去的男人他很爱自己的妻子,他也知道怎么去照顾她,就是两个人在教堂里边一生一世的承诺,那是神给他们匹配的一个家庭。传统的家庭是一个人接触到宗教信仰和传统价值的第一个地方。一个人在世间,他要学会爱,他从哪感受到爱?他从哪了解到什么叫做爱?他从家庭中,第一个是父母对他的爱、兄弟姐妹之间的爱,他实际上不光是在学习,他也是在每天实践这个东西。那么同时他实践起来,他知道,噢,这是爱,我应该怎么去对待别人,那么在社会上他会把他学到的这种爱去实践到别人的身上去,所以家庭是人的第一个学校,父母是第一对老师,也是教授传统价值的一个非常非常关键的一个环节。 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人他们说要毁灭家庭,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毫不讳言地说要毁灭家庭,就是他要毁灭掉人能够得到传统价值的第一个途径。那么家庭中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过去男人要养活女人,女人在家庭中相夫教子,她不光是简简单单地干一点家务活,她其实也是在培养子女的一些品德。其实教育子女是一个很累的工作,是一个全职工作、24小时全职的工作。 那么这些女人们,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传承家庭文化的时候,也在传承这种传统的社会形式和传统的价值,就是教给下一代。那么女权主义者就是让妇女脱离家庭,认为自己是受歧视的,应该反抗、应该斗争等等。带来了离婚、堕胎等,家庭是社会的一个细胞。当家庭都解体的时候,这个社会也就解体了。所以当女权主义者宣传这些东西的时候,很多的家庭它就变成了单亲家庭。 共产党又通过这种所谓扩展社会福利的方式,让你以为这种家庭是正常的。《圣经》中讲,上帝看到亚当很孤独,给他造了一个妻子,这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块形成一个家庭。这都是神给人规定的形式。当你在破坏这种形式的时候,其实也是在远离神的教导。所以当我们看到很多东西的时候,我们觉得好像这个东西没有什么,我只是从一个有信仰的人的角度出发,从传统的价值观或者是宗教价值观来出发,你会发现,现在社会上所宣传很多东西都是背离传统价值的。 馨恬:我们再来看看一些其它的例子,比方说摇滚乐,有的人喜欢,有的人不喜欢,但这是每个人的喜好自由啊,它会有什么问题呢? 章天亮:马克思、马尔库塞和毛泽东,因为他们姓的第一个字母都是M,所以被称为3M。其中马尔库塞就认为,摇滚乐这种先锋音乐它自然有一种反体制的力量,因为摇滚乐发狂嘛,当时的这个人都是很和平的、相信神的,就是社会很安定的,而摇滚乐煽动人躁动的那一面,人的思想越杂乱,离神就越远。 过去,修炼的人都打坐,要清静,就是人思想越清净,离神是越近的。那么在他们看来,这种先锋艺术先天的具有反体制的力量,也就是说他先天的会把人从神的身边带开。我刚才说到一本书,叫做《裸体的共产党人》,共产党的操作手册,其中有45个目标,其中有一些在我们看来几乎是不可理喻的,它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实际上你想一想就会知道,这个社会是怎么运作的。比如说它其中提到,要把所有的那些美丽的、非常美好的艺术作品从公众视线中移除掉,代之以那些没有形状的、那种丑陋的作品放在那儿,为什么这样?因为当年文艺复兴的时候,我们知道就是像米开朗基罗画的那些天顶画,像创世纪、创造亚当、末日审判,那些天顶画,它是用艺术的方式去模仿天国世界。 对艺术,我自己有一个个人的看法,就是通过模仿来达到沟通的目的。比如说我想描述一个学校,那我写一个电影剧本,电影剧本是模仿一个真正的学校是什么样子,一定要模仿得很像才行,是吧? 这是模仿的一部分。第二部分就是沟通,沟通什么呢?当我讲一个故事的时候、写一个电影剧本的时候,我要告诉人一个主题,艺术就是通过模仿来达到沟通的。 现在的问题就来了,就是你到底在模仿什么?你是模仿人还是模仿神?还是模仿鬼?那些模仿神的艺术,模仿天国世界,把天国世界的景象通过绘画、雕塑等等表现在人间的时候,它会唤起人对天国的回忆和对天国世界的向往。 这些东西我说得很抽象,如果大家没有机会去西斯廷看天顶画的话,你可以看一看神韵演出,当你看到神韵演出的时候,会唤起你对天国世界的向往和回忆。那么这个时候人就会自律了,这么美的东西,在她的面前,你都不好意思做不好的事情。因为毕竟在本性之中,人还是有一个善恶标准的,所以这个传统的艺术它是能够唤起人对天国的回忆的。那么也就是说拉近了人和神的关系,因为它模仿的是天国世界,达到了人和天国之间沟通的目的。 那么共产党人就说,我们把这些传统的艺术都移除掉,不让人看到她,不让人想起来她。它带着没有形状的、乱七八糟的、丑陋的东西干什么呢?它就是不让人接触这个传统的东西,让你忘掉那个天国。我刚才讲这个意思,就是说共产党它做了很多东西,看起来像你刚才提出的一个摇滚乐的问题。如果是一个很美的交响乐,比如说巴赫的作品,或者是莫扎特的作品,或者是贝多芬的作品,你听到贝多芬的《欢乐颂》的时候,你心中有一种对神的向往。大合唱那个声音起来的时候,你会觉得我们向往神,我们希望回到神的身边。 那么当摇滚乐流行的时候,就不让你听到神的信息了。而且当你整天听摇滚乐的时候,也就占掉了你听那些传统的音乐、能够唤起你对天国回忆的那些音乐了。我想说的问题是,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也是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各种各样的信息都在让你把时间投进去,让你忘记你来人世间本来的目的是什么,让你忘记神。所以就是说,你要说为什么所谓的那种前卫的艺术对人有很大伤害?它会让你忘掉神的。#(待续) (转载自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us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us/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点击 (82) 次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六)

专访章天亮:共产主义的全球渗透与终极目的(六) ——进化论与当前社会变化的关系 【大纪元2018年01月27日讯】记者馨恬:我们采访的嘉宾是历史文化学者章天亮教授。有不少传统保守派人士和社会政治观察家跟章天亮教授的观点是相同的,他们都认为共产主义正在以渐进和渗透的方式影响美国的政治,使得很多美国人的思潮往左倾。但是有些人他们并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好,还有些人并不认为这跟共产主义有什么关系,比方说民主党里出现了一个派别叫“Progressive”,就是进步派或者是渐进派,他们是属于比较激进的民主党。章教授,在您看来,“Progressive”是什么意思? 章天亮:所谓“Progressive”(进步)它就是以一种“进化论”的角度来看待社会的发展。“费边社”他们当时认为社会就是一种有机体,就像一个生物的有机体一样,它有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他们认为就是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讲,他永远认为将来出现的东西比过去的要好,不管将来出现什么,他都认为比过去要好,所以这就是为什么“进化论”它觉得生命是从低级向高级、从单细胞到多细胞,最后变成哺乳动物,最后变成人,他认为生命是一个“进化”的过程。而实际上,这是一个“神创”的过程,不是“进化”的过程,不同的生命同时被神造出来的,尽管有的简单有的复杂,但是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它认为是一个简单到复杂这么一个发展过程。 作为“Progressive”它认为社会也有这样一个发展过程,也就是说过去的生物是从低级到高级,那么社会也应该有一个从低级到高级的发展过程,这就是他们所说的,他们认为只要是未来出现的永远都比过去好,他们也就认为他们所做的改变都是“Progressive”。“Progressive”实际上是一个远离神的过程,但是他们称自己为“Progressive”,就是它从“进化论”这个概念中来的。 馨恬:很多人都认为,对呀!社会是要向前发展的,需要进步的,尤其是在中国大陆长大的人,从小就是受这种思想的教育,那包括现在很多美国人也是认为社会就是应该进步的,那有什么问题呢? 章天亮:问题就在于说你是离神更近了还是离神更远了,就像我刚才讲到的,人来到人世间不是为了当人来的。 就像当年的亚当跟夏娃从伊甸园被赶出来,他不是为了在人世间整天种地的,这就是为什么人过去要去教堂,因为你在人世间一百年,在人看来好像还不短,这个时间在神看来,就是弹指之间的事情,就是非常非常快的,一瞬间就过去了! 在一个转瞬即逝的短暂人生中,你能够找到神、找到信仰,在这个短暂的时间之内不管吃多少苦,你能够把自己那些不好的思想去掉,道德提升起来,最后能够达到去天国的标准,那是永远的幸福。 所以在我看来,“Progressive”有什么问题呢?就是他们把眼光盯在了人世间,把人世间过好日子、在物质上的占有和丰富作为人生的目的,甚至说要在人间建立一个物质极大丰富的天堂,根本就不可能的。你人的道德如果不提升,整天干那些坏的事情,谁也不会赐福给你。我前面讲了,来源、教训、希望,不同民族的三个传说,那个教训,就是说当人道德败坏的时候,神降下大洪水毁灭人类,所以不管人的物质怎么丰富,如果人有神性在,反思一下自己做的事情是神希望看到的吗?是神喜悦的吗?我想你就会知道“Progressive”做的很多事情其实都是错的。 馨恬:章教授您刚才提到“进化论”的角度,还有从你其它的观点来看,听起来您并不赞同“进化论”。但是我们很多人从小学的就是“进化论”,说这是科学,能不能解释一下您是怎么看待“进化论”的? 章天亮:“进化论”其实是一个“假说”了,其实反驳它也很容易,每一个有基本的数学计算能力的人都可以知道,“进化论”其实是不存在的。举很简单的例子,比如说一个生物“进化”到另外一种生物,它的基因变化到底有多少个?那么这个基因突变的过程中,它的一个基因突变概率是多少?从一个物种到另外一个物种,多少个基因发生了突变?那概率就是一个乘方的关系,你会发现从一个物种到另外一个物种,它是一个基因突变,你要算概率的话,它是一个不可能的事件,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它在突变的过程中,如果想积累这种突变,不是每一个突变都是有意义的、都是“进化”的,有的突变就像人有的时候,基因突变之后这人就变傻了,变成白痴了,有的可能他的胳膊就不会动了或者怎么样,四肢畸形了都有可能。那在这个过程中,如果“进化论”存在,你应该能够看到大量的两个物种中间的物种的死亡,比如说从鱼变成了两栖动物,中间应该大量的鱼和两栖动物之间的物种会出现,而且会死亡,然后才能够留下这个基因,然后才能够再发展,因为那个鱼不会一夜之间变成一个两栖动物,它肯定是有一个不断累积的过程,可是我们现在发现所有的化石都是某一个物种,而不是两个物种之间的那个物种。 我说这意思应该可以很清楚,所以我想说如果有一个基本的生物学的概念、有基本数学计算能力,你会发现“进化论”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当然反驳“进化论”的书籍很多,我觉得大家都可以到网上去搜索一下。那些东西,反驳“进化论”,讲的都是常识,你看一看那些东西,就会知道“进化论”是不存在的。当然如果“进化论”不存在,那么生命是哪来的呢?我们就会相信是“神创”,就这么简单。#(待续)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us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 http://zhangtianliang.us/shopping 章天亮:《笑谈风云》之《秦皇汉武》在线观看第1集:受命于天 【方菲时间】《笑谈风云》章天亮专访 点击 (109) 次

章天亮:在2017年飞天艺术学院Middletown分校毕业典礼上的演讲

各位毕业生,各位老师,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下午好! 很荣幸能在这里向诸位致辞。高中毕业是人生中的一个里程碑。当你们穿上毕业服的时候,意味着你们已经18岁了,变成了一个成年人。现在的高中毕业典礼,就象是中国古代的冠礼。就是在中国古代,男子到了二十岁的时候,就把头发盘起来,别一个簪子,然后戴上一个冠。冠礼就是成人礼,非常隆重,这意味着这个人就此成为了一个成年人,需要承担社会责任了。 如果说,成年以前,我们的生活大多是由父母和老师安排的,那么从今天开始,你们就会更加自主地安排自己的生活。你们将进入大学,广泛地接触社会,选择你们的专业和职业。上面这些选择非常重要,因为它决定了你们将以何种技能谋生,但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们将选择自己做一个什么样的人。 家长和老师都希望通过教育,让你们成为一个成功的人。一个人能否成功,取决于很多因素,比如是否聪明、是否能不断学习、是否能够把握机会,甚至在关键时刻是否有贵人相助等,但这里我只想谈谈关于成功的其中三个要素。 最近我看到一则故事。上世纪六十年代,自由社会和共产阵营正处于冷战时期,出于对美国航天事业可能落后于苏联的担心,1961年,肯尼迪总统启动了载人登月的阿波罗计划。1962年,当肯尼迪总统视察美国宇航局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清洁工,正在清扫地板。肯尼迪走过去,问他在做什么。清洁工回答说:总统先生,我在帮助把人送上月球。”Well, Mr. President,” the janitor responded, “I’m helping put a man on the moon.” 这个故事对许多人来说,都深具启发性。清洁工没有说:我在清洗地板,或者我在赚每小时两美元的工资。在他看来,虽然他的工作微不足道,但是却是整个庞大计划的一部分。因此,相比其它清洁地板的人来说,他认为他的工作被赋予了更大的意义。 因此即使在做一份微不足道的工作,我们也要尽职尽责地做到最好,要象那些设计航天器的发动机、仪表盘或逃生系统等等那些重要部件的科学家一样,尽到你最大的努力。这是你成功的一个关键,既怀有远大的目标,同时又尽力做好分内的事。 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你能抱着这样的态度去做清洁工,你就不会永远都是清洁工。 这个故事的第二个层面的意义在于,一个事业的成功需要众多人的配合,包括这个不起眼的清洁工。现在许多人都使用iPhone手机,一部iPhone手机的零部件来自于200多个供应商,比如提供内存、相机镜头、天线、外壳等部件的供货商,中间经过400多道工序。这还只是硬件部分,此外还有整体设计、软件开发、市场调查、统计、财务、法律、金融和人力资源等诸多部门的配合。 如果我们要想让我们所参与的计划能够成功,我们除了做好分内之事,还要能够积极配合他人。在许多书上、和人力资源部门交谈的过程中,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很多工作,并非只有一个人能做。从能力上来说,满足一个职位要求的人很多,而最终被雇用的人,未必是能力最强的,但必须是能够配合他人的人。 无论是开发一个成功的产品或做一个成功的企业,人的因素是第一位的。只有能够配合他人的人,并懂得如何让他人一起协调配合的人,才能成就更大的事业。 上述两个要素:尽力尽责、配合他人只是做事成功的要素。作为飞天的毕业生,你们还被赋予了更高的期待,就是做人的成功。 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大变动的时代。人类历史上经过了工业革命、电气时代、电脑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等几次飞跃性的发展。每次革命都带来了经济的繁荣,并造就出一批企业家和发明家,而今网络把整个世界都联系在了一起。而伴随着物质文明的繁荣,则是精神文明的衰退。 在世界的历史上,出现过很多伟大的教育家。比如孔子,他是中国第一个私学教师,被尊为“大成至圣先师”和“万世师表”;在印度,释迦牟尼佛创立了佛教。当时释迦牟尼佛有很多称号,佛、如来、世尊等等都是他的称号,他还有一个称号叫“天人师”,也就是天上和人间的人都应该以他为师;古希腊的先知苏格拉底也是个伟大的教育家,他最著名的学生柏拉图创立了雅典学院。 这其实提出了一个很深刻的问题,也就是教育的目的绝不仅仅是技能的传授,更重要的是培养人的美德。当你们步入大学的时候,你们就会发现,与那些大师的时代乃至后来上千年的传统教育相比,在现在的大学中,人文的精神已经缺失得非常严重了。因此,我今天想告诉各位毕业生的是,在未来的人生中,你们需要重新拾起这种人文的精神,在学习各种技能的同时,完善自己的道德。 这个世界上有不同职业的人。每种职业都有他的顶点,比如搞政治的人可能最高成就是当总统;搞法律的人可能最高成就是做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或者法学家;搞艺术的最高成就是成为大艺术家。但如果我们抛开职业,就一个人做人本身来说,能够达到的最高成就是什么? 按照中国儒家的观点来说,做人最成功是能够做到圣人。佛家认为,做人最成功的是能修成佛。而道家认为,能够修成真人。这是作为一个人能够到达的顶点。而通向这个顶点的道路,则是遵循圣者的教导。就象我今天找到了法轮大法的教导,并以“真善忍”为原则去生活,才能够不迷失于世俗的洪流中。 因此,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不仅祝愿你们学业有成,事业有成,更要祝愿你们,在这个光怪陆离、充满诱惑的时代,能坚守住传统的道德,乃至对“真善忍”的信仰,做一个真正成功的人。 2017年的毕业生,再一次祝贺你们! 敬请转载时注明:转载自作者博客 http://zhangtianliang.us 博主Youtube Channel:https://www.youtube.com/user/zhangtianliang 博主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tianliang.zhang 新唐人大型讲史系列《笑谈风云》之《东周列国》、《秦皇汉武》和《隋唐盛世》均已出版DVD。 网上签售地址为…